多行文字
地 址:杭州市上城区莫山南路868号
电 话:0571-98765432
传 真:0571-98765432
联系人:杨军(经理)
邮 箱:boss@mail.com
当前位置
文章正文
新金宝坐标郑州:新型冠状病毒笼罩下的日常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0-02-03 06:54:31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新金宝坐标郑州:新型冠状病毒笼罩下的日常

1

“我要出门一趟,买支温度计。”发出这句话时,我就知道好友会担心了。果然,她秒回了:“家里有人发烧了吗?”

我戴好口罩,出门,按电梯的同时,回复她:“有点感觉,但不太明显,家里找不到温度计了。”

她紧接着问:最近没有出去吧?

我也秒回:没。

在新冠肺炎肆虐的日子里,我们这看似平淡的对话里,包含着太多的担心与不安。

2020年2月1日的夜晚7点,小区里的灯光迷离,凉风如洗,但少见人影。这些天,除了两三天下楼扔一次垃圾,我们都困在家里,和所有的人一样。

迎面有人走来,我快速闪到一旁,看对方 ,也下意识地躲了我一下。都戴着口罩,他是谁,我是谁,彼此都不想知道,也许是平日里特别熟络的同事、朋友?

而在严峻的疫情下,不来往、不照面、不打招呼,才是对国家最大的贡献。

2

小区本来有四个门,原本两个行车通道,两个步行通道。如今关闭一半,车走西门,人只能从北门出入,虽然我离南门更近。

北门,出去的人沉默着,手拿门禁卡,再也没有等别人刷卡的“蹭卡者”。物业工作人员手持电子温度计,严阵以待。这应该是所有小区的标配:出可以,入则先量体温。

好友还在问我有没有事儿,我赶紧语音解释,不是我发烧,是小家伙乱脱衣服,脑门有点热,但不太明显,不用担心,只是需要备个温度计。她才放心下来,说女儿这些天食欲不好,也让她好一阵担心。

食欲不好,大概是“家里蹲”的通病。

虽然,幽默的网友发明了“家里旅行”专线,但从卧室到客厅,从客厅到厨房,这样的运动量恐怕无法在微信里显示步数。

我把家里的前阳台后阳台整理了个遍,一天拖地若干次,趴在地上擦地,可浑身还是像生了锈一样难受。

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想念在室外行走、跳跃的日子。

更怀念,与朋友拥抱的亲密时刻。

3

红绿灯“形同虚设”,因为几乎没有什么车。可我还是乖乖站在十字路口等了一分钟,然后迎着绿灯,理直气壮地穿过空空荡荡的街头。

要知道,这一分钟,多感受一下户外的风也是好的,爽利、痛快,虽然,我戴着口罩。

这口罩在年前的腊月二十八(1月22日)购进,当时,关于疫情的报道刚刚起来,我在准备过年的食物。家人准备大年初一大聚餐,我的任务是准备好饺子馅,供17口人的大家庭用。(聚会毋容置疑取消了。原本要从美国回来的表弟也被舅舅“待在原地”,万一回不去了可怎么办,他的博士毕业证还没拿到呢。)

那天,我在厨房切着菜,对在客厅玩手机的某说:“你去买些口罩吧。”不一会儿,他就带回两包普通外科一次性口罩,还有几盒小家伙专用的棉布口罩。

现在看来,我们都轻视了。他说买口罩时,药店的人还说他“你咋买这么多啊?”他也觉得这些足够用了,我看了一眼价格,比之我以前买的价格已经涨了四倍。

但我没意识到需要再多买一些,尤其要补一些医用的N95,彼时,哪些口罩是有效的,媒体还没有大规模的轮番报道。

一天时间不到,药店里所有的口罩就脱销了。

所以,家里这点口罩,我们用得很“抠”,说是一次性的,其实我们反复用了,因为也不怎么下楼,每个人认准自己的,分开保管。

因为,真的,买不到口罩了。

我所在小区周边有四家药店,口罩、84消毒液都是免问之物,门口贴着《通知》呢----“口罩、消毒液没货”。

4

出了药店,我不死心地拐进了隔壁的丹尼斯超市。我想看看能不能买到消毒液。

最终,我还是死心了。

别说消毒洗手液了,普通洗手液的货架上都是空的。我很后悔,当时怎么不多买一些,哪怕一瓶。

当时,我从郑州传染病医院回来,小家伙因流感住院,医院归来,没进家门,我就跑到超市买了大瓶的滴露消毒洗衣液。谁会料到,短短的一个月后,消毒液成为短缺品,新冠肺炎会这样肆虐全国?

谁会料到?作为普通百姓,我们过着平常的生活,偶尔也会读些佛说,会把无常之类的词挂在嘴上。能有哪一次,像这些天,困在家里品咂无常的滋味。

我想,每个人都品出相同又不同的滋味。

我的同行们拉了心理援助的群,我在好多个群里,都说“责无旁贷”,但个人能做的,只能是录一些音频或视频。这些作用有多大,我不知道。我个人觉得,如实面对自己内在的各种情绪最直接有效吧。

我们一直过着如常的生活,从来没有认真直视过无常。

17年前的非典之灾,不是很快就被抛在脑后?疫情刚起时,朋友圈里总有人晒17年前的出入证。有多少人只当这是笑话?

那时,每天上班,先干一杯中药的日子真的一点也不好笑。如今,冠状病毒卷土重来,每个经历过非典的人还是措手不及。

短短的一段回家路,想了很多,其实,这些天,这些话在心里反复咀嚼过,在失眠的夜里,在一个人整理阳台的时候,我们是不是活着太傲慢了?

人人都在朋友圈里说:大灾面前见人心。我们自己的心呢?那些情绪的信号都是提示我们,看看自己的心,敬畏、谦卑才是活着的底气。

5

晚风继续吹着,口袋里揣着那支珍贵的温度计。我知道,还有一支温度计在虎视眈眈地等着测量我。

“我刚出去。”尽管知道是一句多余的话,我还是说了,在物业人员把温度计靠近我额头的一刻。

其实,就是想说话了。就像好友在我微信里留的音:“可想找人说话,闷得慌。”

于是,我又多说了一句:“多少度?”“35度8。”

这声音熟悉,但隔着口罩。我不确定是不是平日里经常逗我家小家伙的那位保安。

疫情之下,我们都是熟悉的陌生人,保持着严肃的保命距离。

6

还是用钥匙按的电梯按键,我家电梯里没有专用抽纸,虽然朋友圈里晒满了,但我们这儿物业没安排。

进门,快速去洗手,用仅剩半瓶的消毒洗手液。不知道它还能支撑多久。

小家伙的体温36度1。很正常。

我们多想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去啊,带着对无常的敬畏。

好友发来一段话:等疫情过去,咱俩好好喝一杯。

我回她:我们要好好活着。

给了一个拥抱的表情。我们只能这样抱抱了。

愿我们都好好活着,活得好好的。

写下这段文字,为了纪念,为了永不忘记。

给自己,给我爱的人。

— — 端子

2020.02.02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来源:大河客户端 端子在倾听(转载请联系授权,图片来源网络)

记者:端子

编辑:邱瑾

审核:杨化涛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0 杭州市某某商务酒店智能建站